當前位置:奇書網新筆趣閣>書庫>都市青春>華夏第一獵人> 第419章 陷入困局 新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第419章 陷入困局 新

    華夏第一獵人第一卷第419章陷入困局陸海神情嚴肅,回頭看了一眼身后床上正漸漸恢復的崇雨晴。

    然后再不遲疑,迅速往門外走去。自從獲得能量傳承以后,這還是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強烈的壓抑,或者說危機。

    他隱隱預感到危險正在靠近,他不能在這里,他在這里也會把危機引到此處,到時候怕是崇雨晴就危險了。

    陸海直接出了門,把門外鎖上,然后身影一閃躍上樓頂,迅速的朝著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跑出一段,接近城市邊緣,陸海停下再次感應,果然那股壓抑又追著自己來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奔我來的!贝_定了這一情況,陸海再不遲疑能夠威脅到自己的存在,如果要交手也需要在城外進行,否則他真怕一不小心毀掉一座城市。畢竟連陸海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強,雖然比剛開始運用能力情況好了很多,但還是不太熟練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想到自身的不足,陸海不由更加凝重幾分。

    而此時的那幾個崇家人也棄了車子,直接在樓宇間跳躍追逐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已經出了城,再繼續跑出數十里,陸海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刻他正站在那一處公路盡頭,那處曾經被封印的洞穴前。此時,封印印記不再,而自己所使用的極寒之力也蕩然無存,絲毫氣息也無法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陸海的心不由沉了下,這絕對不是破開封印,破開封印不然會有能量的殘留,并未會伴隨地貌的破壞。

    這兩樣,眼前都沒有,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吞噬。

    想到吞噬,陸海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。而更加詭異的是他看到了幾張如同蟬蛻一般的東西。仿佛是一層肉質薄膜,仔細看無隱隱有些眼熟的紋路。

    腦海靈光一閃,記憶中幾道白花花的影子閃過影子,那是幾條體型巨大白色的蠕蟲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化蝶?”陸海對于自己的想法有點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實際上他也沒時間再去瞎琢磨了,因為幾道身影正以極快的速度閃爍而至。

    只不過幾個呼吸,四道身影已經站在了陸海對面,雙方距離不過數米。

    在陸?磥,敢于直接步入如此距離只有兩個可能,一個是自信,另一個就是神經大條。

    要知道高手面前,幾米距離等于沒有距離。陸海選擇相信前者,因為他相信自己的感覺。

    自從帶回紫金懸空鐲以后,雖然危機感大大降低,可是那股壓力還是很明顯的被陸海所感應到。

    此時面對面的站著,陸海一眼看到對面人的服飾。

    “深海崇家?”陸海略感疑惑,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崇家會有這么危險的存在。

    把那個東西給我,對面四人其中一個伸手指了指,陸海隨著對方手指的方向,目光正好落在自己手腕的紫金玄空鐲上。

    見此陸海焉能不知其中的打算,就算再笨他也能夠明白,這里面定然有著他們需要的東西,或者是他們所忌憚的東西。

    陸海沒有回應對方的話,眸子精光一閃,反問道:“你們是誰?”

    哪曾想,這幾個竟然也不回答,徑直的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靠,這是幾個憨貨吧!這不說話直接開大?”陸海嘴里低罵,卻不敢大意,隨即就做好攻擊準備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,那四人卻驀地在眼前憑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忽然失去目標,陸海驀地一驚,卻不敢絲毫怠慢,幾乎是本能躍起空中。也就在他躍起的瞬間,身下驀地一股黑氣席卷而至,這還不算完,它們如同具有生命一般,一卷不中瞬間翻涌著沖入空中,奔向陸海雙腳。

    此時的陸;蛟S是實力暴漲之下,心氣也水漲船高吧,竟然不再謹慎的避讓,而是直接揮拳,往下方攻出一記能量拳印,而后身影一閃,如同閃電般欺近,出拳。

    狂猛的極寒之力從拳頭瘋狂涌出,狠狠的擊在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極冰之力是陸海此刻最強的手段,每次出手都未曾失望過。如果按照正常情況,下一秒,對面的大漢必然會是冰凍破碎成渣的結果。

    然而,令陸海感覺駭然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   這一擊下去,竟然毫無著力的感覺,如同打到棉花上。不對,應該是打在泥濘里,就在陸海準備收回拳頭的時候,竟然感覺到一股粘稠的吸扯之力,將他于對方鏈接在一起,而自己的寒冰之力滾滾而去,對面吞噬之下竟然毫無被冰凍的跡象。

    一驚之下,陸海不由怒吼一聲,強行截斷能量鏈接,可是絕望的發現,竟然連斷開鏈接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能量迅速流失,雖然暫時還沒事,可再這么下去,只怕也撐不了多久,就要被吞噬干凈了。

    可這還不算完,緊隨其后,另外三人也貪婪的撲了上來。黑氣從皮膚毛孔中涌出,凝聚,如同無數觸手般鏈接到了陸海身上。

    絕望,無比的絕望!

    憤怒,無比的憤怒!

    不甘,無比的不甘!

    從來沒有過這種時候,親眼看到自己的生命磨滅的過程,看著自己的力量和生命被一點點掠奪,內在的各種情緒就如同爆炸般轟鳴。

    沒有人愿意這樣,如同小白鼠一樣死去。

    尤其是對于一個背負著沉重責任,并且看重責任的人,死是絕對不能容許的。

    一時間閃念,陸海想到很多,想到過往,想到不知所蹤的師傅,想到尚且不知是否醒轉的崇雨晴,想到那些產生過焦急的每一張面孔,如何能夠甘心。

    陸海發出憤怒的嘶吼,青筋暴起調動自己所具備的其他各種異能,就算死馬當作活馬醫吧,希望可以屬性相克,然而無數次的沖擊,全都如同泥牛入海,那些能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而那詭異的四人,似乎是看到陸海的絕望,已經是困獸之斗,他們勝局已定,便稍微放松下來,對面那人發出桀桀怪笑:“別掙扎了,人類!我們的能力你是無法對抗的,我記得人類有個饕餮的傳說,如果你知道的話,那么我告訴你,我們的族人和它擁有類似的能力。你可以放棄了,你少一點痛苦,我們也能早點完事。哈哈哈哈,嗝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笑聲未絕竟然橫生意外,只見那人眼睛一瞪,嘴巴張著,如同停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陸海的表現比對方還要夸張,氣氛在這一刻變得奇怪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北京pk10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