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奇書網新筆趣閣>書庫>都市青春>人間不值得但你很值得> 第一百八十九章 究竟誰負誰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第一百八十九章 究竟誰負誰?

    第2天中午,秋仕杰大概忙完了自己的事情,然后就去了醫院去看望張曉晨。

    不過邱世杰到了醫院之后看到張曉晨居然還沒有醒來,然后就找到了護士,問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護士就將昨天的事情都一一告知了他。秋仕杰聽著護士說的話,瞬間也覺得唐曉峰太絕情了點,自己喜歡的女人哭的那么傷心,他居然都不回頭看一眼,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秋仕杰進入病房,看到此時的張曉晨竟將被子蓋著頭把自己悶在里面,秋仕杰害怕將張曉晨把自己給悶壞了,然后輕輕的將她的被子掀了起來,看到張曉晨果然是在睡著。

    他替張曉晨將被子給弄好了之后,就打算離開,然而張曉晨卻突然開口問道:“秋仕杰,你就說唐曉峰,他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,為什么他要這么對我?”

    秋仕杰回過頭來看到張曉晨坐了起來,而他被張曉晨這么問話,他不知道該怎么說,因為他不知道唐曉峰到底有沒有瞞著自己,他有沒有其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還有另一層原因就是,他怕唐曉峰有其他的計劃,萬一自己要是這樣子說出來破壞了他的計劃的話,那這對苦"qing ren"就白遭這一趟的罪了。

    秋仕杰道:“你先好好休息,把病養好了才是最重要的,唐曉峰的事情,你就不要多想了,你只要相信唐曉峰的一切都是為了你,就值得了!

    然而張曉晨根本就聽不進去,她說道:“就算有什么,他也完全可以跟我說呀,我們都認識將近20年了,還有什么事情好隱瞞的?難道我不值得信任嗎?”

    秋仕杰實在不知道說什么,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張曉晨,然后選擇離開了病房。

    張曉晨看著最后的知"qing ren"秋仕杰都這么毫不猶豫的直接離開了,不愿意跟自己說實情,蘇雪瓊感到肝腸寸斷,她就這么看著秋仕杰離開了,心中無限苦衷,然而他也怎么都想不到,就連秋仕杰是唐曉峰最好的朋友,唐曉峰也沒完全告訴他。

    然后拿上了手機,就這么穿著病號服,離開了醫院,她離開醫院之后,直接去找了一家飯店進去,沒有問老板,直接自己去拿了幾瓶酒來,老板看到了他的病號服,急忙將他的酒搶了過來說道:“你是病人,不能喝酒!還有,你這是干什么,沒人照顧你嗎?快回醫院去!自己身體你不愛惜,誰替你愛惜,趕緊回去好好養?”

    張小晨看到老板居然這么正義,她二話不說就扭頭走開了,然后跑去了服裝店買了一身衣服給自己換上,他也不管買到的衣服風格如何,它只知道換上了再說。

    張曉晨換上衣服之后就去了第2家店,然后就在那里瘋狂的喝酒,而這家店的老板則是沒有攔住她,他只想著張曉晨是一個單純被情所傷的女孩子,畢竟現在這些能在大街上賣醉的女孩子,除了情商就是被生活所迫,但是張曉晨的情況更像是情商,畢竟在老板的眼里,年紀輕輕的,就算再怎么不濟,也有家人在背后支持著,所以老板也萬萬沒有想到,張曉晨是個意外,只不過他也猜中了,張曉晨確實是為情所傷。

    張曉晨就這樣在那里不停的喝酒,從進店開始,只喝酒,其他的東西他都沒有點。不過因為張曉晨她并沒有走遠,所以她也只是在醫院附近找了一家店就進去了,張曉晨醫院失蹤之后,護士急忙通知了秋仕杰,而張曉晨中也很快就被秋仕杰找到了。

    當秋仕杰第一時間看到張曉晨在那里飲酒賣醉時,氣得那時候火冒三丈,他迅速進入酒店,然后搶過了張曉晨手中的酒瓶,用力的往桌子上砸了下去,瞬間驚到了在店里面的所有正在進餐的人,還有店老板。

    秋仕杰對著張曉晨怒吼道:“你瘋了是不是?你還要不要命了,你才多剛動完手術!”

    而此時的張曉晨已經是醉意上頭,她醉醺醺的模樣看著秋仕杰,眼睛半睜,而陷入了醉意的張曉晨,也根本就沒有聽清秋仕杰說了什么,她只管委屈的大聲叫喊道:“你搶我酒瓶子干什么,我喝酒了,關你屁事兒啊,臭男人,你給我滾開!你要出國你就出國,別來就煩我,繼續去泡你的香車美人吧,渣男,大豬蹄子!

    張曉晨說完還狠狠的推了一把秋仕杰,然后又拿起酒杯仰頭開始灌酒,此時醉酒的張曉晨已經把秋仕杰當成了是唐曉峰,所以毫不留情的將所有的脾氣都撒在了秋仕杰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張曉晨這話一說出來之后,店老板也將矛頭指上了秋仕杰:“哎,我說你這年輕人,自己負了人家女孩子,人家女孩子喝個酒解愁怎么了?你也知道人家生病了,剛動手術?剛動手術,你還刺激人家?你這男孩子是有多渣,你他媽還是個人嗎?”

    店老板這么一說之后,店里面的人也紛紛將矛頭指向了秋仕杰。

    秋仕杰聽著店里面的人紛紛擾擾的聲音,他也不想去解釋,反正這些人他都不認識,他們愛怎么念叨就怎么念叨,秋仕杰都覺得這一切與自己無關,他此時只想把張曉晨給拉回病房去,讓張小泉停止在這里繼續酗酒。

    “你趕緊給我起來!你的命你不愛惜,還想誰來替你愛惜!”

    醉醺醺的張曉晨一邊大聲的笑道一邊哭著道:“身體,呵呵呵呵,你不覺得可笑嗎,我從小就是個孤兒,一個人,要不是院長媽媽,我就是孤苦無依的一個人,我從小到大,小時候我什么都不懂,我把你當哥哥看待,可是我現在看懂了,我愛你,你也當著我的面說你喜歡我了,可是為什么你還娶了別的女人!你說!你娶了她!你還跟她一起出國?你到底把我放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秋仕杰聽著張曉晨的哭訴,他雙手抓住了張曉晨的肩膀,然后用力的搖了搖她,他說道:“張曉晨你醒醒!唐曉峰他真的是因為有情不得已的苦衷,你給他時間好不好!給他時間!他一定會回來給你一個交代的!”

    張曉晨哭與笑在一起,使路人聽著都無盡的心酸,但是路人聽著秋仕杰所說的話,都知道了,原來誤會了,負了這個女孩的,不是眼前這個男的,而是另一個男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北京pk10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