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奇書網新筆趣閣>書庫>都市青春>人間不值得但你很值得>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未來應當如何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第一百九十六章 未來應當如何?

    “出門在外,都不容易啊,你要和我一起去嗎?前面好像有一個!”老嫗站住了腳,目光看看前面,然后又看向了張曉晨。

    張曉晨一聽之后,向遠處看了看,看到了高處的一個招牌,大大的“天虹”兩個字映入了張曉晨的眼中,原來是認得路啊。

    然后張曉晨無奈的把手機收了起來,道:“我也是沒有事情做,我和你一起走到那里吧,東西我也沒有什么可買的!

    老嫗笑了笑,就走了起來,張曉晨就這樣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很快她們兩個就走到了那個商場,然后張曉晨與老人道了個別,她就走了,走時張曉晨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的老人,而老人剛好也目光注視著她,張曉晨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,笑了笑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看著時間已經很遲了,張曉晨就只能直接選擇打車回去了,她回到田維家時,已經是凌晨了,不過田維和云上舞兩個人也都還沒有休息,雖然電視都在開著,但是也只是在放著一些無聊的肥皂劇,所以張曉晨猜到應該都是在等著她。

    張曉晨看著他們坐在那里,她也坐了上去,坐旁邊的位置上,開口說道:“這么晚了還要你們兩個在這里等我,真不好意思啊,你們兩個人不困嗎?”

    田維道:“困也不困,畢竟沒有事情做,就在這里看看劇!

    張曉晨聽了之后,哦了一聲,也看一下電視,就這么坐在那里停了幾秒,然后她找了找自己的包,將租房的鑰匙拿了出來,放到了桌面上推過去,推至云上舞的面前,然后又從包里面拿出了一筆錢,也是推到了云上舞的面前。

    張曉晨掏包的時候,田維開口問道:“怎么你一個女孩子這么晚了才回來,在外面很危險的!”

    張曉晨道:“沒事的,只是我去了一趟紅樹林那邊看看海景,因為路途有點遠,所以現在回來遲了些!

    田維道:“哦原來是去那邊啊,那邊離這里挺遠的呀,而且現在是退潮時期,水應該也降低了不少水位吧,之前我們兩個也去過一趟,那邊人還挺多的!

    然后看著張曉晨拿出來的東西,云上舞有幾分不解,云上舞問道:“你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張曉晨看著云上舞解釋說到:“老板,這個是宿舍房間的鑰匙,東西我已經都收拾好了,衛生已經打掃好了;這筆錢是還當初一開始時候找你借的那一筆錢,當時真的很謝謝你,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雪中送炭,給了我一份工作,還借的錢給我應急!

    說完張曉晨又側身看著田維道:

    “田姐,當初賠人家醫藥費的那筆款子,只能等我以后有了再還給你了,我現在拿不出來!

    云上舞疑惑的問道:“賠什么醫藥費?”

    田維一聽到張曉晨說醫藥費時就急忙沖張曉晨使眼色,然后張曉晨卻沒有注意到,目光已經被云上舞的疑惑聲給引了過去。

    然后張曉晨也并不知情的,就這樣繼續解釋說道:“當初我和田姐在萬達買東西的時候,我被一個猥瑣男給猥瑣了,田姐為了保護我,就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捅了人家一刀,人家夜住院了,后來賠了一大筆的醫藥費,我當時沒錢,是田姐幫忙墊上去的!

    云上舞一聽之后有幾分不可思議模樣又有幾分好笑的看向了田維,道:“你可以呀,還捅了人?我怎么沒聽你說起過這件事情?”

    田維一臉我沒有錯的模樣看著云上舞說道:“我這都被人家欺負了,我捅人家一刀怎么了?”說完還挺了一下胸給自己鼓鼓氣。

    田維然后又對張曉晨說道:“你也是,這說的什么話,都說了,不用了,再說了,人是我捅的,你賠什么錢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時候這么兇猛了,就連人都敢捅?”云上舞不怕事的模樣又來了一句。

    田維說道:“反正事情都過去了,捅了怎么著了,再說了我拿我的私房錢去賠的,下次我要是再遇到他東摸西摸的,我還捅!”

    兩人看著田維理直氣壯的模樣,也是無可奈何,最難的還是當屬于云上舞,畢竟這可是自己的枕邊人!要是哪天不小心惹到了……這可就棘手了,雖然這些年沒少惹她生氣。

    云上舞見自己傲不過田維,然后又把話題轉回了張曉晨的身上,道:“既然這樣,這筆錢我就先收下了,那你還打算回店里面工作嗎?不回的話,我也需要繼續招人!痹掚m這樣說,但是云上舞并沒有出手動那一筆錢。

    張曉晨搖了搖頭,然后聳聳肩,微微一笑道:“店里面今天我已經去過了,看了看,發現店里面的生意還是不錯的,不過主要還是看了他們一眼,跟他們道個別,工作我應該就不會再去了,過兩天我也打算回去了!

    云上舞聽的張曉晨說要回去了,想得到張曉晨的意思,是想回自己的老家,心里有幾分惋惜,道:“既然不能去了,那就不去,畢竟人各有志,你要是有其他的出路要走,那我也不攔著你,不過這筆錢你就拿著吧,但是結給你的剩下的工資!

    云上舞說著,又將錢推了回去,張曉晨看著這一筆錢,有幾分猶豫不決,但最后沒有耐過金錢的吸引,還是把錢收入了囊中,道:“既然這樣,那謝謝老板了,真的是,承蒙照顧!

    “就不用這么客氣了,相比之下,你現在比我更需要這筆錢!

    張曉晨點了點頭,對云上舞投以感激的目光。

    云上舞和田維兩個人目光對視了一會兒,然后云上舞就開口說道:“你就出了醫院也有幾天了,一直在這住著——”云上舞說完了之后停頓了幾秒。

    張曉晨一開始聽到云上舞這樣說,以為云上舞讓自己出去租房子住,心不由自主的揪到了一起,然后看著云上舞。

    不過云上舞繼續說道:“關于曉峰的事情,我和你田姐覺得,我們還是有必要要跟你說清楚一些事情,那一天你情緒太激動,所以你田姐也急得有一些話都忘了說,在這里就由我和你說清楚吧,看著你們幾個年輕人之間搞成這樣子,我們這也看著挺不是滋味的!

    張曉晨聽到居然又是關于唐曉峰的話題,整個人的情緒就又慢慢的陷入了低落,頭也緩緩的低了下來,張曉晨看著手中的手機,摁著開關鍵,然后手機屏幕一會兒暗一會兒亮,一會兒暗一會兒亮的,田維看著揪了揪旁邊的云上舞,提示他別再賣關子了,趕緊把話說出來。

    云上舞對田維投以一個讓她放心的目光,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,繼續對張曉晨說道:“其實曉峰結婚之前,從他爸那里拿走了70萬,這70萬就是為了救你的,因為當時的醫生也給他下了你的病危通知書,曉峰當時的壓力真的很大,他為了救你,沒有其他的選擇,只好答應了這場婚禮!

    張曉晨聽到了就0萬,心中也是堵了好一小會兒,又是這70萬,原來他們兩個結婚從頭到尾真的只是因為這70萬嗎,既然如此的話,一開始并沒有建立在這70萬之上的基礎時,為什么在船上他們兩個要表現出那種關系?然后她強顏歡笑,掩飾著自己內心的痛楚,對他們兩個人說道:“關于這70萬,謝謝你們倆告訴我,我知道了,只是他現在已經和蘇雪瓊一起出國去了,我也不知道還能怎么辦,所以我想暫時離開這片讓我傷心的地方,而且這里也或許真的不適合我!

    云上舞聽到張曉晨這么說,在想張曉晨是不是知道了這70萬的來由,畢竟張曉晨所做出來的表現,在他眼中看來似乎過于平靜了,但是他也沒有繼續深究追問到,只是隨著張曉晨的話題問道:“那你回去之后還來這里嗎?如果不回來這里的話,那你又打算去哪里發展?”

    張曉晨道:“只能說回去再說了,不行的話,我還是在那里找一份工作,畢竟以我這高中學歷,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做什么!睆垥猿空f著又是一陣卑微的自嘲聲。

    田維看著張曉晨一天天的總是顯得這么自卑,在旁邊來了一句:“不行的話你可以學學寫編程啊,我覺得寫編程挺好學的,而且這個要是學會了的話,要是學會了的話,考了一個證,去一些中小公司找一個七八千的月薪的崗位,應該沒問題的,再不濟的話,去那些小公司應該也有四五千!

    張曉晨聽著有幾分心動,但是很快那份熱情就又熄滅了,畢竟自己對編程一無所知,要怎么學自己也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云上舞也在一旁說道:“這個,曉晨,你是可以考慮一下去學一個,學習編程其實還是相對輕松的,只要努力,認真一點,如果曉晨你到時候學會了,實在沒有找得到工作的話,來我公司,我給你一個崗位,先實習學習也是可以的,薪資也不會給你太低!

    張曉晨一聽學完之后可能還是得靠云上舞幫忙才行,也是有幾分不好意思:“這怎么行啊,這么久了,一直都在老麻煩老板你,沒想到就連以后還得繼續麻煩你,這樣子的話,我欠的人情可就越來越大了!

    云上舞笑到:“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,再說沒有什么欠不欠人情的,而且這一切也都是緣分吧,你在我手下工作,結果你去做兼職,又認識我老婆,然后又跟我女兒又有是伙計的關系,說到底這一切都不容易!

    張曉晨聽了之后低下了頭,感到心中暖意十足,她笑了笑,然后看向兩個人,有幾分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田維說道:“你看你這也出去一天了,挺累的吧,我去幫你熱個水,你看看收拾一下衣服,待會洗了澡就早些休息吧!碧锞S說完就起身向衛生間走去,然后去打開熱水器。

    張曉晨聽話的點了點頭,然后就上了樓去尋找衣服。

    田維開了熱水器之后回到了云上舞的身邊,兩個人繼續看電視。

    但是看著電視,田維還是很不安心,然后說到:“你說,這丫頭現在這狀態,她回去之后會不會突然想不開呀?而且我感覺她似乎內心的負罪感很深,她現在的表現也一直都是這樣那么消極!

    云上舞聽著嘗試給自己點起一根煙,結果煙就被田維給搶了過去:“哎呀,你先別抽煙了,能跟我說說事兒!

    云上舞來了一句:“你呀,有時候就是狗拿耗子瞎操心,放心吧,曉晨雖然總是表現的有些消極,而且又有些偏向輕度抑郁的癥狀,但是也沒那么嚴重,畢竟她的心性還是挺穩定的,所以沒那么容易想不開的,她現在所需要的也只是時間而已!

    田維說道:“我怎么就感覺,你就把事情看得有點輕了呢?萬一她真的有事情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云上舞呵呵一笑道:“你要這么擔心這丫頭,過兩天她回去的時候,你買張票跟她一起回去,就當做是去旅游就是了,到時候讓她盡盡地主之宜,帶你在她家鄉玩一玩,你也算是變相的陪陪她了!

    田維道:“算了,我才不要去呢,我只是單純的擔心著丫頭而已,我又不是真正她的老媽子,干嘛要管那么多!

    云上舞拉過田維的手拍了拍,道:“你現在大概就是母愛泛濫了吧,明天周末去閨女學?纯此,你要不要去?”

    “帶上丫頭一起去散心嗎?”

    “帶上她就不用了吧,她的時間留給他自己安排,這丫頭什么情況下都愛念舊,時間留給她,讓她再好好處理處理他自己的心理吧,這里應該有挺多地方,她也沒去過的!

    這些張曉晨也從樓上拿著衣服走了下來,然后走進了衛生間,很快水聲就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聽著那動靜,云上舞說道:“關鍵是我們兩個也去休息吧,要不然明天或許會挺累!

    田維點了點頭,也很應時的打了個哈欠,然后去關了電視。

    張曉晨在衛生間里面開著花灑淋浴,雙眼閉著,昂起了頭,一臉的疲憊,花灑的水就這么打到張曉晨的臉上,順著身體流下了去——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北京pk10稳赚